2016 Adobe MAX Day 2
第二日:Keynotes, Session and Bash
Adobe MAX Creative
Liby99
Nov 04, 2016 140 0

今天早上还是有点怠惰。虽然六点钟闹钟就响了,我居然醒来在微信上发了个信息,把闹钟关掉,继而又一次睡去了(完全没有意识啊喂!)。再醒来的时候惊觉已经九点,赶忙爬起来洗漱,叫上一个Uber便赶去了会——对不起对不起早上七点就开车到我楼下来等我的学长、真是对不起。回到我对Adobe MAX最关心的事情上来,结论上来说,我今天还是没有收到礼品。所有人都没有。所幸今天收获也是很大的。

早上的第一节session貌似已经错过了,但是还能赶上Creative Keynote进入会场本以为得站在万人坑的后排,但是工作人员很好心地过来问我是不是想要一个座位,然后把我带到一个座位上坐下。这还是挺不错的。我刚刚去看了看官方才发布的Keynote,发现自己其实错过了第一个演讲者,于是就不在这里赘述。但是视频的感染力还真是不如现场的啊。不过你们感兴趣的话当然还是去看看,收获真的很大的

第一个演讲者是一位战地记者Linsey。她前往中东,在面对危险的时候,她需要在子弹的幕墙中举起自己的相机,需要用手搬动自己的腿下车催促自己远离危险,还需要跪在武装分子的枪口下恳求生命。她还做了难民的采访拍摄,演讲时,她仍记得每一个她采访过的孩子和村民;记得他们的喜好乐趣,他们的工作起居,乃至他们在病房里的痛苦呻吟。每一个摄影作品都深深地震撼着我们的心灵,以至于最后演讲结束的时候,所有人都致予了最为诚挚的掌声——这掌声与演讲者的幽默带来的掌声不同,与Adobe或苹果发布新产品带来的掌声不同,甚至与高雅的艺术能带来的掌声不同——这是有分量的,承载着人们的生命,承载着数不清的文化,承载着人类的未来的掌声。随着鼓掌的声音越来越颤动我的心,前排的观众们开始陆陆续续起立致敬。直到所有我身边的人都起身,我甚至还在犹豫,自己是不是应该站起来——实话说,我写到这段的时候本来是想吐槽自己仍然会屈从于会场的大流。但是现在想想,面对这样的摄影作品的时候,你怎么能够不起身以表达自己的敬意呢。

第二个演讲者是Echelman,当今特别火的一位艺术家。她的主要作品是最近非常著名的流动的风的系列——使用挂在天空中的网幕来点缀城市和风景。最初我在微信的公众号推送中就看过这一系列设计,当我听说Adobe居然把她请到了会场时,我心中是狂喜的。就像许多艺术家一样,Echelman艺术生涯开始于被7艺术学校脆拒。但是她还是相当努力,去从古老的技艺中寻求艺术的精髓。某次她为了赶一个艺术节的展览痛苦不已时,突然从当地渔民的渔网中得到了灵感,于是开始召集渔民做一个非常大的网,并把它挂到了展览会场里。这让她一举成名。西班牙,接着是阿姆斯特丹,伦敦,巴黎,波士顿,华盛顿......在每一个城市,她都是用这个形式在城市的摩天大楼之间,大桥的入口,河流的上空搭起了一片可以让人驻足体会“流动”的天幕。不过其实我想吐槽的是,或许这种工作做多了......就不像创意工作了。我或许会说,在马德里的那个原型是这个作品最为成功的一个,因为它某种程度上代表了这个作品,这个创意的本源。但如果其他城市来找你做城市级别的艺术项目的时候,如果你仍然使用几乎完全一样的想法,那么就有点缺失创意了。更让我有点点失望的是,她居然因为群众和名人们在某bookttergram上的积极反应而自豪不已——你或许会说,对于每个人来说,收获赞美都是很值得开心的一件事;但是我仍觉得,作为一个有足够自信和能力的设计师,人们喜爱她的作品对她来说应该是理所应当的事。当然,每个项目她都其实有相当程度的创新,比如跟谷歌合作,让天幕的色彩可以与游客在手机上的点击互动。但她现在正在做的新项目,其实并没有想当年这个项目一样如此的Inspiring这便是我的看法吧,作为一个在自己事业早期获得了Fortuna创意艺术家,她能把这个创意一直做到现在是十分令人震惊的。但或许事实上,这个想法就只是一个Fortuna而已。她本人的EgoVirtu,我觉得现在还是并不很强。就等我们以后继续看看吧。不过,演讲结束后,我们惊喜地得知,她在伦敦的流动天幕作品将会被搬到Adobe MAX的会场来——场都爆炸了。

第三个演讲者是Quentin,昆汀。这应该是整个Adobe MAXKeynote中最受人期待的环节吧。第一天早上吃早饭的时候就听说了他们都特别期待昆汀的演讲。不过因为我对电影行业并不是那么了解,所以也就不说太多了。不过他确实是非常健谈幽默的一个人。最后有几个小问题他的回答挺有趣的,A: “(What is a) Writer?”, Quentin: King. A: Director?”, Quentin: God. 引起台下剧烈的掌声和笑声。(如果我什么时候也能写自己的剧本拍自己的视频就好了)

间依然是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,倒是去看了看Wacom的新产品,一个手绘屏电脑,旁边的像4iPod Nano转轮可以触摸旋转Canvas,有非常赞的4K线视频,有超级棒的笔,还有Quadro显卡。除了其实并不是我特别需要的东西之外,其他几乎都完美。下午参加了一个sessionPremiereAdvanced Techniques for Editing,演讲者是一位UCLA的教授(没准我以前想在Lynda上的纪录片剪辑课程就是她教的)。除了举的例子比较少语言和文字描述过多以外,其实还是非常棒的一个演讲。主要的内容是剪辑技巧,包括Match Cut, Jump Cut, Flatter Cut, J-Cut, L-Cut之类的,最后她拿了正在制作中的纪录片出来做了一点示范(但是在快捷键上太啰嗦了),居然还拖堂了。或许我以后会在自己的Gitbook上把这些技巧都列出来,也多试一下吧~

上完这个session赶忙回学校上Humanity实在不敢翘啊),然后等着学长来重新把我接去会场参加Adobe Bash,也就是Sneak之后的”Party”。在party上我们几个玩的还真挺高兴的。这Party开在圣地亚哥会展中心靠海那边的一个小岛上,环境真的特别舒服,我们经过一个长长的走道进到小岛上。有远远地就能望见的Echelman的天幕,有四处分散的非常好吃的烤全猪,牛排和冻虾,有回转轨道上的甜点,有用糖果画梵高的画家,还有幽静的树林里一朵朵微明的白莲花下享受海风的情侣们(怒吃狗粮)。哦,据学长说这里的酒还很高级。我们纷纷表示就算没有送的东西,这一个party也挺值的了(但是我还是想要送的东西啊啊啊啊啊啊)。语言都比较苍白,还是直接上图:


于是就这样,愉快的第二天也过去了。明天主要是上session的日子,就让我在这样的大会上吸收更多更多的知识吧

Be the first one to commen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