2016 Adobe MAX Day 1
首日:Keynote, Sessions and Pavilion
Adobe MAX Creative
Liby99
Nov 03, 2016 293 0

11月2号仍没有结束。我刚到家,整理好自己的心情。也许是许久没有这样出门了,今天突然觉得有点不适。不过所幸Adobe MAX还是让我收获了许多东西。

早上难得6点钟就起床了,做好了翘掉这几天所有的课的心理准备之后,搭上去San Diego Downtown的Uber(是这是我在"San Diego"读书一年多以来第一次进城),到达了Adobe MAX的会场,San Diego Convention Center。进去首先是拿Badge(胸牌),看见别人脖子上挂的绳子都是黑色的,上面有Adobe,Microsoft Surface和CDW(Actually I have completely no idea what this company is)的图标,然而到我领胸牌的时候,工作人员跑好远帮我拿了一个橙色的奇怪的挂绳过来。我一直在担心他们会不会特别对待购买学生票的群体(这牵扯到最后有没有可能拿到礼物);那时我便觉得,自己好像真的被区别对待了——放眼望去,除了我以外居然一个橙色的挂绳都没有。说到拿Badge的时候也算是送了东西。但并没有想象中那样能拿到一个鼓鼓囊囊的袋子,里面装着Surface Pro或Canon单反;而只是一个普普通通扁扁平平的袋子,甚至我觉得连设计都不是很好看。往里面看了一眼,不过是一些赞助商的卡片罢了。

San Diego Convention Center比香港的亚博还要大哦,来到早餐的会场真的想起了当年考SAT万人坑的情景——这次Adobe MAX也有10,000人参加啊!我随便找了一个空桌子坐下,不久桌上便陆陆续续坐了五个人。不消说,他们都是产业中的人。这几个人里面也有前几年来了Adobe MAX的。他们都不约而同地说起前几年送的surface、相机、手机之类,抱怨道今年好像没有这些东西。于是我们都开始期盼起在接下来的Keynote中,我们仍有机会收到传说中的好东西。介绍自己的时候,我发现他们的工作都大同小异,在公司里做产品部门的设计师,大部分时间都在做Print,有的时候要做Web的UI/UX,很少时候会剪辑一点点视频。就算说了自己做Web,他们也都说自己对代码并不那么在行,都在用Adobe Muse(我问起Dreamweaver的时候,他们也说不会用(是因为Dw其实需要你真的写代码嘛?))。当我说起我会用After Effects,Blender和Cinema4D,他们则都感到震惊。虽然仍没有给他们看我的主页或作品之类的,但他们还是觉得我好像挺厉害。有个人说他在Udemy上面买了一些课程,但是到现在都一直把视频放在那,还没看呢。但是除去自己的实力,说到产业,这堆人就有得说了。什么公司让某些员工一周只用来公司三天,什么公司不给他涨薪的机会,什么公司遇到他这样的设计师就把所有大大小小的任务交给他,还有一个Freelancer老爷爷大谈阔谈自己以前是如何处理同事之间的关系之类。这个老爷爷最后还“语重心长”地对我说,"As a student, you are here to absorb, absorb, and absorb",啊我知道你见得多啦,我知道我还是个小毛孩,然而你为啥说起3D的时候就只说123D呢?C4D、Maya、Blender都被吃掉了......

然后就到最激动人心的Keynote时刻(并不)了。前前后后介绍了一些Mobile App像Photoshop Fix, Photoshop Sketch, Lightroom之类的,都不算什么新发布了。又介绍了个新的Xd,全称应该是Experience Design,这个我在展会的电脑上试了一下,还是挺有趣的东西。还有个新的Fe,Felix Project,也就是把3D渲染也加入Adobe的工作流程中。说起来我当时看到这个图标和3D兴奋得要跳起来了,,,,,,然而只是个普通的软件而已。我应该说......Fe大概跟Video Copilot的Element 3D差不多水平吧......(说到Felix我想起来Re0里的伪娘菲利克斯这有问题吗)。说完了一些平面和交互设计之后,终于出现了我最感兴趣的After Effects和Premiere的部分了。Premiere在渲染After Effects模板和调色方面的功能增强了很多(虽然我调色还是会用Ae,毕竟跟Compositing是一起的),而After Effects则是增强了它在3D方面的能力——它又扩展了好多Cinema4D的接口,看起来相当不错。不过最值得一提的应该是那位演讲者了吧,他居然一边讲话一边唱歌,台下的人真是笑得停不下来。大家有时间也去看看Adobe的Keynote吧,真的是相当不错相当有感染力的演讲~~哦,又想起来个有趣的事,在用Xd的时候,台上的两个演讲者开始使用两个电脑做协同合作的Demo。其中一个“设计师”在海浪的青蓝色背景上面把字改成了红色!红色!当时我身后的人突然就大喊"NO, NO, NO, NO, NO MORE THIS F****** RED"(原来这就是设计师的境界吗!)我们四周的人听到都笑喷了,简直停不下来。(到最后这个演讲者也没有把红色换回来。没准我们可以认为他并不是专业的设计师?)。

从Keynote来说,感觉Adobe的趋势是越来越把这个极需专业素养的工作流程变得越来越简单。Photoshop和Lightroom都加入了许多一键***功能(就像某gram);所有Ps,Xd,Pr这些软件都专门为各种社交软件优化;Felix的3D居然就只是魔棒、改个颜色、换个贴图的工作(在Blender里面的Texture Node,Cinema4D里面的Texture Layer都不见了踪影);而看起来新发布软件里面“最复杂”的Xd,在我看来也就只是复刻了一个Sketch而已(不过我相信Adobe这次肯定会获得很多用户,比如我)。作为一个至少有一点点专业素养的“设计师”,我总觉得Adobe这样只是在拉低创意产业的逼格。当然,这也有可能是我个人自视清高;但至少在3D方面,Adobe在演讲中无数遍提到3D不好,想要尽可能简化3D的创作流程,创造了Felix这种“Simple but Powerful”的工具。于是在我看来,他们演示的3D作品简直就是......垃圾......。如果一个想要涉及3D的设计师不想去学习Maya、3ds Max、Cinema 4D、Blender这样的软件,那他搞3D干嘛。对于这种专业素养很高的工作,我真的从来不觉得Simple和Powerful可以共存。

吃完午饭转眼就到了下午要去听session的时间。中间在大厅的Pavilion转了转,不幸仍未看到传说中的"Free Gear"。会场倒是相当热闹,各种队伍都有很多很多人在排队,四处都可以拿食物,酒水饮料,披萨,炒饭,甜点,水果,应有尽有。期间稍微看了看大疆的小飞机,新的GoPro,微软的Surface Studio(Unfortunately the Dial doesn't seem that astonishing to me)。不过因为时间紧急,很快就离开了Pavilion,向Convention Center的二楼行进。

下午我总共参加了两个Session。第一个是After Effects的Tips and Tricks,演讲者是Ian,看起来像是十分有经验的一个人。本来我觉得我Ae已经掌握地相当不错了,然而惊人的,这次的session我居然还学到了很多东西——像是一些快捷键,Mask和Blending Mode的妙用,Path和Mask和Keyframe的转换,之类的。不过,嘛,我一直都知道After Effects有很多奇妙的隐藏用法,所以说就算学到了这些我也毫不惊讶。或许我会在之后做的一些小作品上面试试。第二个Session的题目是"1% Inspirations, 99% Design Thinking"。本来这门课超级火,火到waitlist都进不了,然而因为我是学生(哈哈哈)于是我很轻易地就进去了。标题Design Thinking,嗯......sounds legit,就像牛顿的“1%的天才和99%的勤奋”一样,对于我们这些普通人来说绝对是值得去学习的。我们被分成了很多组,每一个组围着一个圆桌子。(每张桌子上都有一台iPad Pro和一支Apple Pencil(谁说苹果从来不赞助Adobe来着))。嘛,整个“课程”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在三个小时之内想出一个问题的解决方案——这次,他们选择了”如何让Adobe MAX的参加者能更轻易地记住自己遇到的人的名字“这个问题。好啊,看起来是个不错的问题,我也想记住更多人的名字,以建立我的“人脉”。我其实相当期待的,能在这个过程中跟这些设计师/PM们学到很多很棒的Design Thinking Techniques。然而......我发现,结果上来说,几乎所有的组都把自己的视角放在1. 可穿戴设备(含Glasses这种VR),2. 人工智能的面部识别和语音识别, 3. 让记忆游戏化(Gamification)。这真的让我相当失望,堂堂Adobe MAX世界年度大会,一个session上15个小组,每个组里有那么多的厉害的公司的项目经理,居然思路就跳不开这些所谓的“技术前沿”。令我更加失望的是,我,居然一点其他的主意都没有。

下楼中途遇到了一架三脚架钢琴,便坐下来弹了首Un Sospiro。虽然中间有挺多错音(指甲也没剪,实在没弹好),但是弹完之后还是有挺多人鼓掌并且过来说Awesome的。有个大叔跟我说他录了视频,想要我的手机号码以便发给我。之后他还发来短信说,“What's your name in case you ever become famous. ”。えへん~~~

晚上则是和学长学姐们一起逛Pavilion。终于体验了一把VR的3D Painting,看到了真的3D Scanning,还买了个可爱的Ps小抱枕(架子上的最后一个哦!)(抱枕真的好可爱)(Ps真的好可爱啊)(哪里不对?)。这时我们终于发现了我脖子上挂的橙色吊绳到底是什么意思——原来我是21岁以下啊!学姐到吧台面前,还什么话都没说,吧台的小哥就问“你是想要可乐还是雪碧”——明明你身后摆的全是酒啊!当时真是笑了个半死。原来这个橙色的吊绳是为了避免我们拿酒(。随便在涂鸦墙上画了点画,拍了一下纪念的照片,比较辛苦的一天就结束了。学姐最后还有点走不动路了,真是辛苦了。学长开车把我们送回了家,姑且继续期待明天的Sessions(和传说中的Free Gear!!)吧~


Be the first one to comment